• Banner5
  • Banner4
  • Banner3
  • Banner2
  • Banner1
网站首页 > 新闻资讯 > 丁立人父亲畅谈教育观 叹丁苏二人是一生的对手
丁立人父亲畅谈教育观 叹丁苏二人是一生的对手

丁立人的长相,爸爸单位的同事说像爸爸,妈妈单位的同事说像妈妈。爸爸说:“开始百分之六十像我,现在百分之六十像妈妈。”

丁立人的爸爸是丁文俊,他清瘦健铄,友善平和,文质彬彬,从容淡泊。

夫妻二人很少到现场看儿子比赛,“这个项目,到了现场也不管用,还可能分散他的注意力”,不过这次儿子在上海,离老家温州比较近,又逢五一小长假,他们就高铁过来跟小丁会合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,悠闲安逸。不过,等儿子开始比赛,他们就返回温州。

可能是一生的对手

丁爸爸自己是个棋迷,受他遗传,小丁从小就对棋牌有不一样的兴趣,“飞行棋、跳棋、中国象棋,都喜欢”。偶然有一天,丁爸爸买回来一副国际象棋,“那副棋还很正规,棋子怎么摆,怎么走,说明书很清楚,我们就是照着说明书学会的”,丁爸爸悠悠地笑了。

当时的小丁,4岁。

自踏上国象之路,小丁便火箭升天一般地前进:5岁时拿到全国6岁组冠军;小学一年级,爸爸从此不是对手;9岁那年,他又夺得了全国锦标赛10岁以下组冠军;从9岁到17岁,他拿到李成智杯所有年龄组的冠军,还拿到世界分龄组10岁和12岁的亚军。

丁爸爸介绍说,在分龄组的比赛中,丁立人和苏伟利就是对手,小丁战绩占优。后来有一次小丁到菲律宾比赛,还有当地棋迷拿出当年小丁战胜苏伟利的棋谱,请他签名。

后来小丁一度淡出国际比赛,等级分和苏伟利有了很大的差距。

长大之后,两人又数度交手,水平仍然不相上下。现在的世界排名,一个第9,一个第10。丁爸爸说,他们俩,还有现美国棋手卡鲁阿纳、法国棋手瓦歇尔,都属当今棋坛的少年才俊,“可能是一生的对手”。


应该说,丁立人从小就表现出在国象方面的天赋:“很小的时候,他的脑子里就有一副棋盘,我们给他出题目,不用看棋盘他就能想出来。”这种天赋也得到爸爸妈妈非常大的支持:“以前我买围棋书,儿子学了国象之后,就买国象的书,有什么买什么。过去一些书刊,现在放在家里,已经成了藏品。”

“那时候我和他妈妈两人陪着他下棋、送他学棋,反正两人陪一个嘛”,说着,丁爸爸又笑了。

输棋是最好的财富

早在中学阶段,对丁立人而言,尽管成绩已然出色,但国际象棋仍然定位于是一种爱好。2009年,初出茅庐的丁立人冲破国内高手的阻隔,一举拿到全国个人赛的冠军。“在此之前,我们一直觉得他是会下棋的学生;在此之后,我们觉得学习还是不能丢,但定位可能要换成学生型的棋手。”


学者气质甚浓的丁爸爸如此考虑,自有他的道理:“这些优秀选手都是读大学的,还有研究生和博士。我们觉得学习和下棋是可以兼顾的,而且现在的职业棋手,对自我学习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。”

只是这样的决定让小丁的生活变得紧张,从中学到现在的大学,一直奔波在比赛和考试之中。但小丁初中是温州奥数竞赛的二等奖,高中在温州重点中学的重点班上名列前茅。丁爸爸评价说:“还可以吧。”

后来儿子成了奥赛和世团赛的双料冠军,丁爸爸说他们笃定相信中国男队早晚能登上世界之巅,或迟或早。对于丁立人,更重要的事情是怎样才能提高棋艺:“我们从小就告诉他,输棋是最好的财富。这次我遇到这个人输了,回来看输在哪里,下次怎么才能赢回来。”


近些年,小丁参加国外的比赛很多,但不管公开赛还是邀请赛,虽然总在前三名之内,但从未拿过冠军,盖源于此。小丁也说他打团体赛就比个人赛打得好,因为团体赛必须为团队负责,必须争取去赢棋。

至于这次丁苏巅峰大战,跟去年和盖尔凡德的比赛一样,“压力肯定会大一些,但棋手都有自己的状态,小丁也在调整状态,我们觉得等级分也好名次也好,每次比赛最重要的是增加自己的经验和棋力。”

大赛之际追根溯源,丁爸爸在总结小丁原因时,第一个脱口而出是兴趣,这些年来一直比较执着没有中断。然后,丁爸爸说:“我们遇到很多好老师”。

最早在温州时,陈力行、黄希文、王骋和瞿维新等教练,给丁立人打下很好的基础。浙江省队对他也很关心,王家权、王文浩,还有马芝兰老师也给予了很多帮助,当年小丁在温州读书,寒暑假要到省队去训练,老师们提供了很好的环境。到国家队后,叶江川老师和徐俊、李文良老师等教练,对他就更重视了。

“整个国际象棋界的这些老师,对他都非常关心。”


    联系我们
  • 丁立人父亲畅谈教育观 叹丁苏二人是一生的对手
  • 丁立人父亲畅谈教育观 叹丁苏二人是一生的对手
  • 丁立人父亲畅谈教育观 叹丁苏二人是一生的对手